栏目导航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会员文献会员文献
顾步铮:宏微观经济学
文章来源:信息中心   发布时间:2015-07-03

顾步铮:宏微观经济学 

动态网络环境下研究型团队隐性知识共享博弈分析

    摘要:在分析研究团队隐性知识共享障碍的基础上,构建了知识共享的博弈模型。指出了隐性知识共享程度对创新活动效用值的影响,并从共享补偿、共享成本和学习成本等方面分析了隐性知识共享效用值的变化,提出了激发隐性知识共享的思路。  

    关键词:研究团队、隐性知识共享、博弈

    一、引言:产品研发是一个复杂的知识创新过程,实质是对知识的学习、获取、转化和创新的过程。这些过程均需要利用显性知识和隐性知识,以便创造新产品。所谓显性知识,是指我们日常自觉感受到它存在的可编码的(或称言传性知识):如技术理论,文件资料,图纸,专利等,是可以共享的;所谓隐性知识,是指由个人的经验、技能和洞察力构成的、无法用语言表达的知识,也称意会性知识。

    相对显性知识来说,隐性知识具有更完善、更能创造价值的特点,这就使得隐性知识的挖掘和利用能力,将成为个人和组织成功的关键。但是隐性知识往往存在于个体内部,其表现形式多样且不易被发觉,即使发觉了也很难进行转移或共享,因此隐性知识具有个人垄断、不易获取、转移时间长且成本和价值难以估量等特点。由于隐性知识的这些特点就使得隐性知识的共享过程中存在多种矛盾:一、高创新力得到高回报,知识共享有惰性;二、缺乏对隐性知识共享的激励机制;三、知识更新周期较快,缺少对隐性知识的挖掘[1]

    二、研究现状 :早在上世纪90年代,日本学者IkujurioNonaka教授就提出了著名的关于显性知识和隐性知识的SECI转化模型。该模型描述了知识通过显性知识和隐性知识在四个转换模式(社会化、外部化、组合化、内部化)组成的知识螺旋中的相互转换的过程。模型中不足是他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隐性知识是一种竞争性资源这个事实。如果没有很强的个人动机,人们不愿意共享自己的知识[2]

    在有限理性假设下,李宪印、陈万明运用进化博弈论的模仿者动态模型,分析了组织内隐性知识共享过程中,知识型员工的进化稳定战略。研究发现:在共享知识的过程中,知识型员工所获得报酬、同伴行为以及共享知识的对方的行为都会影响到知识员工的行为选择。但是,对于非对称型知识团队,无论组织的初始状态是什么,群体成员经过反复试验、模仿及学习,最终极有可能出现一方合作、一方不合作的局面。此模型也无法解释这种结果[3]

    蒋国瑞、李蕾在分析隐性知识共享中合作失败的原因基础上,研究了合作的信任度问题,指出员工间的长期合作和相互信任是合作的重要基础,并提出了相应的改善隐性知识共享的策略[4]

    王秀红、卓德保分析了隐性知识的主体特征,并建立了一个隐性知识转移的博弈模型,该模型考虑了经济利益和社会认可程度对知识共享的影响,并认为组织可以建立一种有效的精神和物质互为补充的激励机制,以实现组织对隐性知识的开发[5]

    宁烨、樊治平、冯博运用完全信息动态博弈分析了知识联盟中各参与方的知识共享过程,并求得知识共享成本与收益的均衡点,从而获得促使联盟各参与方进行知识共享的条件[6]。

    Messick &Brewer(1983)针对知识共享困境提出了结构性治理(Structural Solution)和个体性治理(Individual Solution)两种方案[7]。结构性治理修正了行为主体的动机模式,改变了策略收益,减少了保留策略和贡献策略收益之间的差距,从而达到消除困境的目的,但是可能增加额外成本[8]。个体性治理试图改变个体的收益和态度,而不产生任何额外成本。许多实证研究都已证实,强化组织认同感、组织承诺和自我效能感知都可以有效的克服这种社会困境[79]

    从目前的研究成果来看,研究范围集中在企业、员工,与研究团队中的知识工作者的隐性知识共享有一定的区别。研究团队有一个共同的目标,也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他们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担心将自己掌握而他人缺乏的知识完整地转移后,成果也随之转移。另外,如果成员之间的专业领域和知识结构差异很大,知识转移方需要花费许多时间、精力向知识的受方解释,而接收方很可能仍无法理解。知识转移方发现自己的努力没有效果,就不会乐于继续转移知识,并且很可能在以后的工作中对自己的知识加以保留。如果某一成员认为成员转移给自己的知识过于简单或价值不高,不及自己转移给对方的有价值,在没有足够的其它补偿时,他就不愿意继续转移自己的知识,或有所保留。此外,如果成员对共享知识的潜在价值难以判断就会对成员的知识共享产生一定的倾向性引导,使他们不再乐于共享其知识[10]

    因此,在保障组织和各方利益最大化的条件下,研究隐性知识共享对团队的开发效率具有重要的意义。

    三、研究团队隐性知识共享博弈过程分析:隐性知识共享过程是一个多阶段的动态博弈。 1、博弈过程的假设条件:基于此,提出三个假设条件:①该博弈中只有甲、乙两方;②两方具有足够的自我学习能力;③知识占有者在有人提出需要时才作出共享的决策。

2、构建博弈模型:如图1,在第一阶段,当知识接收方乙在遇到问题时,需要做出学习或者不学习的选择;第二阶段,知识占有方甲根据乙的选择作出决策。如果乙选择不学习,则甲不需要共享知识;如果甲选择学习,则甲进行知识共享决策——共享K1部分知识或者不共享;第三阶段,乙再由甲的选择作出决策。如果甲不共享,则乙无法与之进行交流,博弈结束;如果甲作出共享,则乙根据共享知识,可以选择与甲交流讨论,共同进步;也可以选择不反馈自己所学。

    在决策过程中,假设隐性知识共享者和知识接收方拥有的知识价值为 c表示共享的单位成本,p表示研究团队对知识共享的单位补偿,q表示付出的单位学习成本, 表示分别甲、乙两方的知识吸收能力。

3、均衡路径求解:通过对博弈过程的分析,可以得出双方的收益。对四种情况下的三种不同效用值进行比较分析。 1 隐性知识共享博弈的效用值表


策略

效用值

乙不学习/乙学习但甲不共享

乙学习甲共享但乙不共享

乙学习且甲乙进行共享交流


为了达到双方进行共享交流的最优结果,须满足如下条件:

由上可知,①在某一个既定的开发活动(知识吸收能力、共享成本、学习成本等参数一定)中,k值越大,双方的收益越大,在 ,即隐性知识全部共享时,达到帕累托最优均衡;②知识共享的单位成本、单位补偿和单位学习成本对双方的利益也有较大的影响;③博弈方的效用与自身的知识能力成正相关;④研究团队所付的隐性共享补偿与博弈双方的隐性知识吸收能力成负相关;⑤在一次博弈中,为了促进两博弈方真正实现显性知识和隐性知识的完全共享,研究团队需要投入很多的补偿来确保博弈方获得较大的效用值。

4、重复博弈分析:在实际情况中,研究团队的隐性知识共享可看作一个无限次重复博弈过程,双方的角色会不断发生变化。为了简单起见,本文的研究假设博弈双方的知识共享的角色是交替出现的。

    在无限次重复博弈的过程中,由于最有条件的限制,每一次博弈都是原博弈的重复,平均得益也与原博弈的效用值相等。这样下去,虽然博弈方能够得到双赢,并且达到帕累托均衡。但是合作团队需要投入很大的精力或者金钱来确保双方的合作。

    随着双方的不断合作,信任程度不断增加,知识吸收能力也越来越高,因此可以适当的减少创新平台的知识共享补偿。当达到条件 时,单次的博弈就可能产生某一方的背离。而在n次重复博弈之中,考虑到触发策略的报复机制,博弈双方会在前n-1阶段,按照最佳策略选择,第n阶段则知识共享者做出背叛行为,不进行知识共享。

    四、结论及展望:研究团队的知识共享实践可以理解为各参与者之间在提供和保留知识的选择中相互博弈最终达到均衡的一个过程。运用不完全信息动态博弈理论,可以知道研究团队的知识共享行为是可能发生并有效维持下去的,前提是:要有完备的激励措施刺激知识共享行为的发生;要对参与者过去的违约行为(即不共享知识)有足够的了解并进行有效的惩罚,让参与者对未来收益的贴现因子足够大,从而使参与者违约时对未来收益的损失也足够大。这样,有效的知识共享即可实现并得以维持[12]

    在动态网络环境下研究团队的隐性知识共享过程中,初期投入较多以促进双方达到最优均衡,尽快建立起信任机制,开发创新团队的健康发展,然后逐步减少投入,转而利用双方的信任关系和博弈的触发策略来确保这种合作长期的发展台,要促进隐性知识的交流与讨论。

    要实现参与方之间隐性知识的共享,首先要研究团队的相对稳定,以提高团队成员的长期期望收益。其次,要制定一系列隐性知识交流的制度,经常性地举行知识经验交流会,增加成员间进一步合作的机会,从而提高重复博弈中的贴现系数,促成有效博弈均衡的形成[13]

    上述研究只是在一定假设的基础上将研究团队中隐性知识共享的基本机理做出分析。不同的假设可能带来不同的结果,不同的知识结构差异对隐性知识共享的影响也不同。在后续的研究工作中,将根据各参与者的知识结构和吸收能力,量化地得出开发的投入变化,以求更快更好的形成设计方案。

参考文献 [1]韩璐,金永生,. 隐性知识共享的进化博弈分析[J]. 北京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6). [2] Ikujiro NonakaRyoko ToyamaNoboru Konno.SECIba and leadership:A unified model of dynamic knowledge creation[J].Long Range Planning200033(1):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