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会员文献会员文献
柴克义:用唯物辩证法统领医学思维
文章来源:信息中心   发布时间:2015-04-14

用唯物辩证法统领医学思维

柴克义

    自古以来,人们的认识有两种:唯心论和唯物论。前者,意识决定物质;后者,物质决定意识。太极图告诉我们,阴中有阳,阳中有阴。也就是说,唯心论有唯物的地方,唯物论亦有唯心的成分。两种世界观争论不休,难决是非。直到19世纪40年代,马克思、恩格斯扬弃了黑格尔的唯心论,保留了辩证法;扬弃了费尔巴哈的形而上学,保留了唯物论。从而诞生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为我们认识世界,改造世界提供了“望远镜”和“显微镜”,亦是“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

    曾一个时期,直到目前有些人拿着两个标签,凡是唯物的都贴上正确的标签,凡是唯心的都贴上错误的标签。这对中医发展产生了很大的负面影响。用西医的思维解释和研究中医的客观存在,往往走进了死胡同。于是说什么中医不科学,伪科学。自上世纪20年代起,民族虚无主义思潮涌起,取消中医的狂风从上而下的刮起,至今未靖。

    解放后,毛主席、朱德、董必武等第一代党和国家领导人,为中医题词、题诗。特别是周总理亲自领导“针刺麻醉”科研工作。毛主席提出中西医结合的方针,全国举办了“西医离职学习中医班”。在广大农村缺医少药的情况下,兴起了“赤脚医生”。有诗为证:“伟大领袖毛泽东,人民疾病扰难眠。赤脚针草遍神州,杏林润雨春又盛。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这对医学发展起了很大作用。像十七大代表,新疆哈密刘玉莲,仅有初中文化程度,没有上过医学院校,职称是卫生员,工资只有她的护士的三分之一。在三四十年的行医中,如果有一次误诊或一次过错,面临牢狱之灾和巨额赔款。她具有高尚的医德和精益求精的医术。治好了一些医院无法治愈、面临死亡的病人……

    近三十年来,从现象上看各省市创办了中医院校,各地开办了中医院,应该说中医发展很快,前所未有。而实质呢?学生缺乏马克思主义哲学和中国古代哲学的基础教育。学生先学西医然后再学中医。结果不会辩证,用西医的方法诊断后,再对号入座……。再到中医院去看,除少数病人用中药,针刺外,基本上都是西医的一套。有人比喻,挂《孔子学院》的牌子,不讲《论语》,讲《圣经》,成何体统?

    就中西医的世界观,方法论,谈谈自己的管窥之见。

    从总体上讲,中医是唯心论。阴阳五行,周易、八卦、道德经等。哲学思想是客观唯心论。在客观唯心论的指导下汇集了第一部医学巨作《黄帝内经》……。医生通过自己对每个病人的四诊、八纲,理、法、方、药(针),属主观唯心论。所以中医难以标准化、规范化。中医的精髓是整体观,辩证法。在时空观上,以时间为主,空间为辅,称“象”学。同一种病,因气候、地理等条件不同,治法也不同。这方面蒲辅周给我们树立了榜样。周总理称:“蒲辅周是懂得辩证法的中医”。

    西医是唯物论,在时空观上以空间为主,时间为辅,称“体”学。在研究人体或疾病时,用解剖、透视、显微镜等找出病灶及致病因子。治疗上采用对抗疗法,替代疗法,切除疗法等。优点即刻疗效显著,人们能看得见,听得懂,更主要的把当时的科学技术引入了医学领域。颇受人们欢迎,发展速度惊人。但是,西医存在的严重缺陷是形而上学。静止、片面、孤立的研究人体或疾病,这是人们感觉不到的。经过长期观察,医源性、药源性疾病有增无减。许多疾病难以根治,如:高血压、糖尿病、帕金森综合症、侧索硬化症(渐冻人)、精神病、植物人等,得终生服药。由于长期服药,本病未愈,而引发彼病。得出的结论,西医都治不好,中医靠边站。再说中西医结合,除“穴位注射”和“经络氧疗法”成功的典范外。大部分形式上的中西医结合,而实际上糟踏行道。为什么这么说?众所周知,中药有19畏、18反,西药配伍亦有禁忌。那么,一会吊瓶子,一会服中药,究竟它们相反?还是相使?给人体造成什么样的潜在伤害。没有研究,一味求快,结果呢?

    近几年来,国家重视了中医的发展,投入了一定的人力,物力。但一些基层单位,将中医变成了养生堂。这样使人们误认为,中医嘛,也就是保健养生。有病还是到大医院就诊或住院,反正大部分报销。结果大医院人满为患,而基层卫生室、服务站、服务中心,寥寥无几。在宣传方面,找一些能说会道的,“务在口给”,利用媒体推销一些药物和医疗产品。患者用后,并非像宣传的那样神奇。大呼又上当了。中医和针灸在国内并非像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那样,受群众的欢迎。原因何在?

    在经济大潮的影响下,“一切向钱看”,卫生医疗行业同样受到冲击。由于中医给医院创造不了很大的效益,有些医院取消了中医,或者赶到了医院的角落,将针灸科改为理疗室。西医领导中医,西医排斥中医越演越烈。说什么西医有现代医疗设备,出国留洋回来的教授、专家都治不好,中医莫想。扎针嘛,刺激神经,弄不好终生瘫痪,甚至会扎死人呢。所以中医,特别是针灸,中、青年大多数人不易接受。婴幼儿腹泻、感冒、发烧,扁桃体发炎,厌食等等,是针灸师的拿手好戏。当别人推荐针刺时,年青的家长听针色变,甚至认为给小儿针刺是不道德的行为。问题摆出来了,总得要有解决问题的办法吧?

    西医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指导下,克服形而上学的观点,研究中医的整体观和辩证法。中医不能让西医牵着鼻子走,应该结合现代科学走自己的路。据说有医生根据生物全息论的方法,能在耳朵上肉眼看出胆、肾结石、胃溃疡······等等。亦有人能在手上做全身诊断,而且十分准确,诸如此类人物并不显见。按照这种方法何不发明仪器,将其图像放大,一旦成功,批量生产,投入临床。其优点是造价低,易于医生操作,对人体无任何伤害。再说针灸,早在1988年10月25日祝总骧教授宣布,经络的客观存在,及其形态和结构。笔者认为,经络的定义除以前阐述之外,再加上一条,“是传递信息的通道”。(另文阐述,不再赘述)。

    沉睡的雄狮醒来了。难道我们祖先留下的瑰宝——中医药和针灸,让外国人研究发展吗?仁人志士们,炎黄的子孙,让我们行动起来。中医和针灸的科研不是几个人或本行业自身能解决的问题。它是一项伟大而艰巨的工程,需要多学科协同。让我们在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领导下,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为中医,特别是针灸重放光芒而奋斗吧!为世界人民健康,做出新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