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会员文献会员文献
袁秉鉴:不能坐井观天看“汉字简化”
文章来源:信息中心   发布时间:2015-01-09

不能坐井观天地看“汉字简化”

袁秉鉴

    随着中国的发展强大,世界越来越多的人急欲了解中国,中国也极需世界真实地了解,然而汉字却成了这两种需求的最大障碍。“汉字听写大会”表明,汉字的难读、难写、难懂,不仅是世界了解中国的最大障碍,而且也是中国人自己认识、学习的最大障碍。试想想,现代科学知识有多少,而中国人一辈子要在“识字”上花费多少时间?中国的大学毕业生,对许多常用汉字不会读、不会写,更不懂,“学汉字比学外语难!”可见汉字“简化”工作是多么重要。实际上,汉字只有不到四百二十个读音。如果把笔划过繁、五号字都看不清的字(如醴、羁、爨、簿、擦等),字形怪异,难忍、难懂的字(如亳、夔、歘等),都能本着汉字“象形”、“会意”、“形声”的基本原则,参考《康熙字典》中“繁体”字的“原形”,以及历代书法家“草书”的创造,系统地把同一读音的汉字,用其中的1~4个笔划在9划以内的汉字做“读音字”。选笔划在8划以内、含义明确的简单字做“形旁”,放在“读音字”的上方或左边组成新的同音字。使大家只要学会2000以内的“读音字”,就会读所有的汉字。而从其“形旁”又可判明每个“形声”字的基本属性及含义。这样,不仅会大大提高汉字简化的效果,也会大大缩短国民认识汉字的时间,同时也会大大加速中华文化走向世界的速度。

    坚持“繁体字”的人,认为“繁体字”是“传统文化”,简化汉字“背离传统”。但《康熙字典》却表明原来“象形”、“会意”、“形声”艺术化的基本汉字都很简单,如:“丰(草盛)”、“厶(自营)”、“无(亡)”、“医(矢器)”、“十(数满)”、“什(十人)”……只是由于中国国土广大,交通不便,方言差异极大,才使新造字复杂化了:“私(禾)”、“豐(丰)”、“無(无)”“醫(医)”、“拾(十)”……可以说,“繁体字”只是“原汉字”在“象形”、“会意”、“形声”原则下“自由化”的产儿。秦始皇统一文字,为我中华的统一、发展建立了不朽的功勋。可惜在后来的几千年间,汉字的发展又“自由化”了,出现了很多怪字,如“炟(读达)”、“龑(读眼)”、“曌(读照)”等等,使汉字越来越复杂。所以说,“繁体字”并非汉字的原本,而依照汉字最初原形及“草书”字形所作的简化汉字也并不“背离传统”!

    坚持“繁体字”的人,还认为简化汉字对于扫盲、国民知识化没有起好作用,而是“适得其反”,使得以前的“文献”成了“天书”,“繁体族”成了“濒临灭绝的熊猫”。我认为,这主要是因为过去的“汉字简化”中,没有注意“简化汉字”与原“繁体字”之间的对应关系,对于原来汉字的归纳、废除过于简单,将一些不该废除的汉字废除了。譬如,将“萧”与“肖”都归纳为“肖”,将“鬥、闘、閗、鬭”与“斗”,都归纳为“斗”,造成“萧”“肖”不分,“斗”“鬥”不分等等。“汉字简化”中的这些瑕疵,都不是“简化汉字”的瑕疵,不能“因噎废餐”,以“汉字简化”中的瑕疵就否定“简化汉字”。汉字有很多“形旁”可以把“萧”“肖”区分开,把“斗”“鬥”区分开。譬如,把“斗”字上的“两点”换成“匕首的匕”后,作为“鬥、闘、閗、鬭”的简化字(当前电脑无法打出此字,读者可写写看),它既简化了“鬥、闘、閗、鬭”,又別于“斗”,而且“持匕”还有了“鬥”意。如果将原《辞海》中的字,都按照汉字基本原则,参考《康熙字典》中“繁体”字的“原形字”及历代书法家的“草书”创造进行简化,并在《词典》的“检字表”中依照《辞海》“部首”标明原“繁体字”的简化字,不仅可保留原“繁体字”文献的经典价值,还使“繁体族”不会成为“濒临灭绝的熊猫”,而且还使“繁体字”文献具有了大众阅读的普及性。

    “汉字简化”,是一件关系中华民族兴旺发达的大事,同时也是关系中华文化走向世界的大事!我们必须站在这样的高度,认识、处理这件大事!秦始皇以“隶书”统一文字,是“汉字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简化”,他为中华民族建立了“第一奇功”!“草书”则是历代中华精英“追求‘汉字简化’梦想”的具体体现!但只有今天,国家的统一和发展,“人大体制”的确立,“普通话”的普及,才为“汉字简化”创造了充足而必要的条件,我们应当充分利用这一条件,严肃而认真地做好“汉字简化”,而不能坐井观天地否定“汉字简化”!